张玉春(国家一级演员)

编辑:客气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2-28 17:44:16
编辑 锁定
张玉春生长在辽西海边小城——兴城,1975年考入辽宁人艺,从艺三十多年,先后在20多部大型舞台及百部集影视剧中担纲主演
快速导航
名人微博
中文名
张玉春
国    籍
中国
民    族
汉族
出生地
兴城
职    业
演员
毕业院校
辽宁人艺
主要成就
辽宁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
代表作品
《报春花》《高山下的花环》

张玉春人物经历

编辑
张玉春生长在辽西海边小城——兴城,1975年考入辽宁人艺,从艺三十多年,先后在20多部大型舞台及百部集影视剧中担纲主演,如话剧《报春花》中饰由贵,《高山下的花环》饰靳开来,《秦始皇》饰荆轲,《那一年、在夏天》饰副队长《奥赛罗》饰奥赛罗,《母亲》饰宋万山,《父亲》饰父亲,《凌河影人》饰震东川《黑石岭的日子》饰返大炮,《郭明义》饰王少桐等。在电视连续剧《努尔哈赤》中饰额亦都,《末代皇帝》中饰韩金锁,《唐明皇》中饰葛福顺,《雷锋的死与我有关》中饰哈尔福,电影《百色起义》中饰雷经天,《骆驼徽》饰鲍一刀 等。
《中国话剧艺术的一颗明珠》一书曾经这样描述
张玉春 张玉春
“张玉春是个有追求的艺术家,他演戏注重从自我出发进行真实的体验,同时组织、调动富有表现力的外部形式表现角色的内心世界。在《红红的月亮黑的血》中,他扮演油田工人石浩,这是一个外表粗犷朴实,性格憨厚坚毅,情感浓烈深沉的北方汉子形象。他在表现对胡杏的爱时,把对油田的爱和对纯真质朴的情感的爱统一为一个整体,并把他求之不得的痛苦含蓄地表达出来。在油田电视台记者来工地追求胡杏时,张玉春以有力的步伐,强悍的躯体,粗犷的造型和威严的气势,同电视台记者那虚伪、软弱、故作高深的丑态形成鲜明的对照,表现出石浩对胡杏的一片真情,并为最终石浩与胡杏的结合伏下了宝贵的一笔。在《那一年,在夏天》中,张玉春扮演脾气急躁、性格执拗、思想简单的焊工队副队长。在副队长与焊工们的矛盾中,他分寸适度地把它限定在两代工人生活方式的不同上,而实际上,副队长对年轻的焊工们是满怀深情的。在“送酒”一场,刚要喝酒的焊工们看到副队长来了,忙和队长梁瑞一起把酒藏了起来。副队长走后他们再想喝时,抹布把酒倒在了地上表示不喝了。这时,副队长无言地走了上来,看到了他们倒酒的一幕。焊工们都知道副队长最反对在工地喝酒,一时不知该怎么好。副队长默默地看了看,走到焊工们身旁,从怀中掏出一瓶白酒,无言地往地上一放,然后用眼睛环视了一下全场,转身,一言不发地走下。这里,没有一句话,也没有大的形体调度,却把副队长外冷内热,对焊工们的一片真情表现得感人至深,这段戏有很强的情感力量”。
他曾十八次荣获省级、国家级艺术类大奖,其中塑造了话剧《父亲》中的父亲,荣获中国话剧“金狮奖”,话剧《凌河影人》中的震东川,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“文华表演大奖”中国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“十大精品剧目”。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“二十一世纪优秀人才奖,上海“白玉兰”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“,文化部优秀专家 , 第九届中国艺术节优秀表演奖 ,2012年导演电视连续剧《信访局长》等。
酷爱摄影、书法,曾荣获中国首届艺术博览会“优赏奖”等。涉足导演,拍摄电视剧、话剧。著有论文《论话剧艺术的现状与文艺体制改革》《体验与体现的有机结合》等。 传略被辑入《中国文艺家传记》《中国当代艺术家名人录》《中国话剧的一颗明珠》《中国人物志》《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》等。

张玉春荣誉记录

编辑
文化部优秀专家
中国话剧“金狮奖”
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“文华表演奖”
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“二十一世纪优秀人才奖”
上海“白玉兰”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”
第九届中国艺术节优秀表演奖
辽宁省宣传文化系统首批“四个一批人才”
辽宁文艺之星
辽宁省优秀文艺人才
辽宁戏剧“玫瑰奖”
辽宁文化艺术节“优秀表演奖”
东北三省话剧节“表演金奖”等。
[1] 

张玉春社会职务

编辑
辽宁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,文化部优秀专家,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.辽宁戏剧家协会理事.沈阳音乐学院终身教授。

张玉春人物评价

编辑
张玉春:话剧是一生的情人
2007年,凭着在话剧《凌河影人》中的出色表现,张玉春荣获“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”;他主演的互动喜剧《无间有道》在杭州演出也获成功……已经五十岁的张玉春告诉记者:对于一个话剧演员来说,再没有比权威的评价和观众的掌声更重要的了。 回忆往事——由海边小城步入艺术殿堂,从书中和前辈身上吸取丰富营养
生长在海边兴城的张玉春,1975年考入辽宁人艺。进入“辽艺”后,他像一棵几近干枯的树苗幸逢天降甘露,近乎贪婪地吸取着艺术营养。当年,因为种种原因,一些国外艺术家关于表演理论的书籍还不敢在图书馆摆出,管理员见他如此喜欢读书,便悄悄带他到后面的仓库。在这里,他系统地读完了“斯坦尼体系”、“布莱希特的表演理论”。
张玉春还时刻不忘从前辈那里学习。自己的戏演完后,他常常站在侧幕看前辈演戏,揣摩他们的表演。最让张玉春难忘的是演《报春花》,他出演由贵,给李默然配戏。舞台上面对前辈艺术家,他不敢去交流。而默然老师的一个眼神、一个细微的动作,给予他一种力量。
舞台实践——从配角到主演,三十多个春秋证明:艺术源于生活
三十多年的艺术生涯,张玉春先后在《万水千山》《哥们儿折腾记》《高山下的花环》《父亲》《凌河影人》《无间有道》等剧中塑造了众多性格迥异的艺术形象。
因为辽艺一直坚持现实主义创作道路,让他体会到生活对演员塑造角色的重要性,“每每接到一个新角色,打开剧本第一感觉是自己非常渺小,得仰视这些人物,直到走出排练场时,才觉得自己不再渺小,完全能驾驭所要承担的角色。”
在话剧《父亲》中,张玉春在B组演“父亲”——一个60多岁的退休老人。当时的他刚刚40多岁。为了演好这个角色,他每天跑到离家较近的碧塘公园,天天跟那些退休的老人混在一起,聊天、下棋。通过观察生活,体验生活,使得张玉春在舞台上塑造的“父亲”形象血肉丰满。
“生活是创作的源泉,这是我切身体会到的。而且,只有演员走进生活,塑造出鲜活的人物,生活中的人们才会接受,才会喜欢。”张玉春感慨。
戏比天大——曾经走失,再回首,话剧是一生的情人
张玉春是个率性的人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甚至向记者讲述他“曾经走失”的经历。
上世纪90年代初期,话剧进入低谷。一次在剧场演出,大幕打开,台下只有7个观众。尽管演员们尽力地完成了演出,但过后许多演员伤心地哭了。从此,张玉春有4年时间将精力全部用来拍电视剧,《努尔哈赤》《末代皇帝》《唐明皇》……“那时候,虽然忙碌,但心总有一种无根的感觉。最后还是辽艺将我召唤回来。”当时,辽艺院长丁尼筹拍话剧《秦始皇》,找到他促膝谈心。那次谈话让张玉春触动很大,他经过认真的思考,决定回到话剧舞台,并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。
幸福指数——油条与龙虾一样长。幸福是相似的,快乐各有不同
张玉春说:“天天吃龙虾的人很幸福,我天天吃油条也很幸福。而且在我看来,油条与龙虾一样长短,并无太大区别。”他讲了个攒钱买面包的故事。父亲早亡,他是在哥哥家长大的。当时,他最想吃的是1角3分钱的面包,攒了好久,才攒够了买面包的钱。“当吃到那个面包时,我体会到了真实的幸福。现在吃穿都不愁了,但人与人的快乐却并不一样。”
“你的快乐来自哪里?”记者问。
“创造角色的过程。话剧演员,两小时的舞台,全身投入的表演,这种快乐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对于已经很幸福的人来说,快乐是我最大的追求。”本报记者 蓝恩发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演员 教授 影视演员 娱乐人物 大陆演员 人物